当前位置:主页 > 就业服务 > 就业新闻 > 就业新闻
林怀民:在我眼中,音乐与舞蹈无古今中外之分
发布时间:2017-09-13 15:46 来源:未知 作者:青岛市石化高级技工学

  北京9月12日电 题:林怀民:在我眼中,音乐与舞蹈无古今中外之分

  记者 高凯

  被外媒推崇为“总能攻破西方人对舞台时间的等待”,“敏锐地联合了东方与西方”的台湾云门舞集开创人兼艺术总监林怀民,近日携经典作品《稻禾》亮相北京。他说:“在我眼中,音乐与舞蹈无古今中外之分,它的中心都在于讲人。”

资料图:台湾编舞家林怀民。发 刘震 摄 资料图:林怀民。发 刘震 摄

  1973年春天,林怀民以《云门》作为现代舞团的名称创建了台湾第一个职业舞团。至今,云门的舞台上出现了近150出舞作。古典文学、民间故事、台湾历史,社会现象的衍化施展,乃至前卫观点的尝试,云门舞团的众多精品之作成为台湾社会两三代人的共同记忆。

  林怀民于2013年编创的舞作《稻禾》,将于11月2日至5日亮相“2017国家大剧院舞蹈节”,献礼国家大剧院揭幕运营十周年。

  林怀民说:“《稻禾》实在早就能够在这里演出,但是我希望它能在十周年来演。假如说我们曾经的作品都是‘黑白片’,那么《稻禾》是唯一的‘彩色片’。它那么丰盛那么美,里面更有收成的内容。”

  他说:“我有‘稻米情节’。(上世纪)70年代的《薪传》徒手‘插秧’,90年代的《流落者之歌》真米登场。远兜远转,云门40岁,我居然又回到稻田。”

  为演出《稻禾》,林怀民曾组织舞者赴池上稻田,与土地密切接触,在稻田里参加农夫生产劳作,舞者也将这份奇特的休会融汇于舞蹈创作中,分外地贴切踏实。他将土壤、花粉、风、水、火等天然界的因素为题入舞,诉说稻米的性命周期,也委婉喻示人生。

  为准备《稻禾》,林怀民特地选择台湾池上稻米达人叶云忠先生的稻田,请摄影家张皓然以两年的时间屡次到池上驻点,记载一方稻田的生命周期——从初秧、结穗、收割、焚田到春水重新灌满田地。这些俏丽不凡的实景影像,被以全景和特写交错投射在舞台的天幕与地板上,营造出鲜艳夺目的舞蹈空间。

  在《稻禾》中,云门舞者仍然以多年修习的内家拳与太极导引的身法浮现当代舞步,以对本人身材的高度掌控,诉说人与自然的严密关系。

  配乐选取上,林怀民展现出宽阔的思路,从客家山歌到贝里尼、圣桑等西方著名音乐家的经典名曲,协调地涌现在《稻禾》里。舞台上,辽远而稳定的台湾客家古调,西方歌剧昂扬的咏叹调,池上本地录制的稻浪风涛、雷鸣雨声,共同造诣了《稻禾》的音乐环境。

  该剧出生后曾于世界多地演出,取得颇多赞誉,许多西方媒体以为林怀民在这部作品中将东西方的舞台艺术融会出了至高境界。林怀民说:“在我眼中,音乐也好,舞蹈也好,没有古今中外之分,它们的核心是人,人的状态,人与周围一切的关联。”(完)